[非典话题]徐飞:让坏事变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科学文化
[非典话题]徐飞:让坏事变好
                                                        让   坏   事   变   好     

                                                                    徐 飞

       因为“非典”,学校课程表紧急调整,“五一”不再放假,照常上课。
       刚好有课,是在晚上。
       心情当然也很不好。不是紧张,而是担忧。愁云如风起夜半,不时从心头飘过,奈何。
       无论如何,上课是天职,和往日一样,准时来到教室。
       本以为通知仓促,加上种种原因,也许会有同学缺席。可是错了,教室座无虚席。唯一不同的,是比平时更安静,少了几分欢快,多了一点静谧。
       久雨初晴,空气清新,本该是一个美好的假日之夜。当然,现在也是。
       好像同学们都有一种期待。
       就在这样的期待中,我开始了一次非常的讲课。
       我说,大家猜,这些天,我想得最多的是什么。齐答,是“非典”。 
       只对一半。这些天,想得最多的是,中国人,我们能不能从现在开始,真的不再随地吐痰?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因为我自己至今也没能完全改掉这个坏习惯。只有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意识,冰冻三尺,寒非一日。
        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当然有很多地方不如人意,而且并非人为故意,要改变这一切,需要的只是时间。但是,对比欧美游历,逐渐发现,我们的喜欢随地乱吐,实在不仅仅是生活习惯的不够文明,也许更有一种故乡文化的病态情结。国外多数地方,环境优美,街肆清洁,所以游历在那里的中国人,痰到口边也会打一回旋,另找出路。但就是同样的中国人,一回到故土,便显得无所顾忌,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就是主人。于是,稍不留神,便会“啪”得一口。动静大的,似乎还格外显出几分豪气。
        久而久之,日常生活中,我们已经习惯了身边同胞发出的各种希里呼噜的个人清理呼吸道的声响。无动于衷。如果恰有老外,往往吓得他们魂飞魄散。而我们,则哈哈大笑,老外真是老土。
       在西方,厕所的功能已不仅仅用于生理排泄,人们对五官的清理动作也多会隐蔽到厕所进行,甚至还延伸到个人简单的化妆或美容等等。所以,美国英语中,厕所多半不叫厕所,而是含蓄地称为休息室(Rest Room)。一语中的,意味无尽。虽然任何一门留学课程都没讲,但却是西方文明的一个特色。
        因为不知,所以有时会狼狈。比如当众抠鼻孔,当众挖耳朵,更别提当众“乎乎――咳咳-哈哈哈――噗――”“啪”这样连锁声响的吐痰动作。每当此时,习惯于卫生文明环境生活的人,无异于像看到有人当众便溺一般,尴尬难当。
        以前总以为洋人矫情,有钱作烧,要显派自己是贵族。咱是中国,就不信那一套。更有甚者,当看到前辈领导人们会见外宾时,身前赫然摆一白瓷痰盂,还觉得很壮国威。有时,来访的元首也是高龄老者,可痰盂依然只一个,放我们这边,无形中就显出几分神妙。
         呵,也许是我们多虑,也许这就是个简单的生活习惯。可再一细想,就大不一样,可能这习惯正反映了人们对自然规律认知的深浅。
        所以,我建议同学们,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大家一道,从现在起,真的不再随地乱吐了。
       不光不吐。 
       我的目光又转到教室的地上,狼藉一遍。酸奶盒、残留少许肉包子残骸的塑料袋、易拉罐、碎纸屑等等,和天之骄子们一起,沐浴在春风里,随风荡漾。
    随手拿起一件,举过头顶,和大家一起,重新发现。 
      “哇哦”,教室一片惊奇,如梦方醒。
       我说,大家肯定都不是故意的,遗留下来这些东西一定因为没有在意。可是,理论上说,大家应该是人群中相对优秀的群体啊,尚且如此;而我们这个学校,也算是中国一流呢,尚且如此。
       不过,也值得高兴,因为“非典”而起的这个夜晚,我们毕竟开始发现。
    下课铃响了。出乎意外,全体鼓掌。我知道,这不是课上的好,而是大家真的开始了自己严肃的思考。
      我们仍然将面临抗御“非典”的严峻局势,对更多的人们而言,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乌云终将散去,“非典”也必定会成为我们人生当中的一次坏事变好。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