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飞 :合肥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化随笔
徐 飞 :合肥话
                                                               合     肥     话

                                                                      徐  飞 

        小时候,对合肥的印象,就是合肥人的那种特殊口音。这种口音很难形容,不算显著,却极有分辨率。即使稍纵即逝,也能立刻判断,合肥人!
        因为上大学,来到合肥。从此定居在斯,来时一个人,现在一个家。光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25年。
       有天,看自己上课的录像片,才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普通话中,已深深镶嵌一丝淡淡的合肥腔。比如,“重量”说成“正量”,“中间”说成“肿间”,如此等等。好奇怪呢,我的故乡不是合肥。可转念一想,合肥毕竟已是此生居住最长的地方。依户籍制度,我就是合肥人,况且,挥之不去的合肥腔,早已潜入血脉。
        女儿在学校一直讲普通话,字正腔圆,教育良好,我也感觉不错。忽一日,父女俩在家打嘴仗,赛讲合肥话,又有意外惊奇,小丫头不知从哪早已磨练一口地道纯粹的合肥腔。 
        居然和我一样!
      “伢啦,李先拜漆,好张子啦,屋晾刮瓜”
      “李真赞,沃街不称坦昂,麻各枣唱,屋顶望甄,窝哈要瓷刚郎扯”
      “侠们真白弄,递大冷天,充个裙在,冻的脓别拉呼,李真过劲。”
      “辣李还真得味。”
        一时间,俩父女都笑得直不起腰。这里也不翻译了,相信合肥的读者都能看懂。外埠朋友看不懂也没关系,有兴趣就慢慢来,肯定比广东话好讲。
         晚上看电视,发现纽约街头也弥漫着合肥话。大家一定记得,每临大事,那个原籍合肥的新华社常驻联合国记者就要出来讲合肥话,有好事朋友作了记录:“各位管种,新华射常住临合刮自者在流约报道:临合刮闭书掌冉难,猝个召开新闻发布会,要自缩着行以射油换射品自划,批免衣拉克戳现人道处益威资”呵呵,妙不可言。
       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对合肥话的敏感,应是别样一种的乡思呵。虽然工作需要,平常不说合肥话,但听力水平早已炉火纯青,每个音节都能心领神会,所以才会不经意流露处合肥腔的尾音。每当和外地朋友一起,到合肥乡间,朋友目瞪口呆,而我如鱼得水,那种语言上毫无障碍到家的感觉,不胜奇妙。
        细细想想,合肥话别具风味,融南北语系精华为一体,既不像南方话那么难懂,也不像北方话那么易听,既中规中矩,又峰回路转。作为合肥的语音形象,可谓惟妙惟肖。如果做个调查,也许很多年轻人会说,并不特别喜欢合肥话,但都觉得有趣,记得其中三两经典名句。我的许多大学同学,毕业二十年后再次回到合肥,一下车就冲出租车司机大喊“老斯夫,到库资大,刻罩?”发现司机听懂了,开心大叫,“爽!我哈是哈肥人!”
        其实,合肥就像这个城市的方言一样,不张扬但有性格,不典型但很难忘。可能你相处很长时间都没感觉,但在历经风花雪月回首再望时,合肥的种种细微而独一的精绝,就会从心底慢慢开始往上蔓延,像合肥话一样独一无二,韵味悠长。历尽繁华,可能你更愿意选择的城市就包括合肥。她兼备一切城市的功能,却没有其他城市的极端。就连天气也是四季暧昧,总有变幻。空调少不了,暖气也需要,合肥好像就是为人们享受人间一切滋味而存在的。不信,不妨再品味一番地道的合肥话,保你别有一番滋味,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再不中?麻格带李埋嚷。”嘿!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