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飞 :幸福有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化随笔
徐 飞 :幸福有道
                                                 幸   福   有   道

                                                           徐 飞
  
        前些年在国外,先后遇过两位华人朋友,均处于事业有成,前途无量的状态。起先,羡慕他们的成功,日子久了,对他们成功的辉煌渐渐就没有了印象,倒是对他们关于人生的喜悦之法记忆尤新,至今想来仍觉有趣。
        一是买卖人,在海外发了大财。人有了钱,多半就牛气,而且冲天。可他不。冷冷的,总是旁观。当各路英豪聚会饕餮,觥筹交错、口沫飞扬之时,他多半只是听,不动声色,然后就悄悄去买单——最重要的事,其实,还是他在办。渐渐,我有些警觉,留心,甚至有几分害怕,怕这种超常的冷静。一日,他驾车,带我入其山中别墅,说去度假。不怕见笑,本以为要领教一番纸醉金迷,海外阔人的声色犬马毕竟见的不多,颇担心那情势的严峻。不料,到了地方,他差人搬俩藤椅,临溪水山林,幽幽的说,可否讲讲南华老子?
         咳。车开了足有半天,好不容易才算熬到地方,就单为“聊聊老子”。
       “我们还是先考虑一下肚子吧!”我说。“你是阔人,酒池肉林的,现在惦记起老子了;我们俗人,肚子饿了。”
        于是,老子放下。找了家好馆子,全套正宗洋人伺候着,先吃饱了肚子。
         回到溪边。没等我开口,他先说了起来。
        “猜猜看,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时候最高兴?”
        “现在应该算一个时刻吧?一个学者,不说学海无涯之苦了,就算才华横溢,也无济于事啊,还得冲你嚷嚷,要填饱肚子,你还不该有成就感和济世的满足么?”“不,我们是朋友,你才会这么讲话。换个身份,大家都做戏了。”
接着,不管我是否爱听,开始说他的幸福。
        原来,家财万贯、挥金如土,都不足以使他感到真正的幸福;甚至把酒临溪,说说老庄,也难逃附庸风雅的自惭和自知。
        我的幸福只有片刻,他说。
        一年春节,回国探亲,老岳母一直不知道他在国外干什么,怎么样,只知道女儿跟他有饭吃,日子还能过。回国时,他穿着土气,甚至很有些落伍,老岳母看他提着点心在田埂上慢慢走来的身影,一声叹息,“唉,瞧他混的这熊样儿!不过,有这份孝心,也就算了。”
        闻及此言,他幸福得难以自持。至今仍对老岳母的评价念念有词。问曰,“我这样,是不是属于精神自虐?”一时,我无言以对。
        后来,又遇到一位学有所成的博士,已在国际著名大学取得终身教授职位,年轻有为自不待言。他提起自己的幸福时刻也很奇怪,既不是放洋求学,也不是获此终身职位。而是一年夏天回国探亲,在故乡的田间,偶遇一老者牵牛而过,正值双抢农忙,老翁看他游手好闲状,呵斥有加,他也不做分辨,只是倾听。他告诉我,那一刻,心中喜极,似乎所有此前的努力,最后都浓缩在这一刻。当时,我仍有些不解,甚或觉得,有几分卖弄,是不是嘛,俗话讲就是,“烧得”。
        当我的生活轨迹和这二位渐行渐远之后,才有几分豁然开朗的感觉;于今一想,算是得出一点道理,不晓得可对?
       人生,像一场没有落幕的演出。智慧的人们,时常跳到舞台的外面、旁边、远处,静静地观看,于是便豁朗清醒,达观宁静。而舞台中央的那些满脸油彩的角儿,尽管十分卖力气,也只能做片刻的媚娘小丑或将相王侯。退下台来,卸了油彩,依然忧伤着各自的忧伤,失落着自己的失落。人,看动物,觉得自己高明;看别人,也会觉得自己高明;独独只有看自己,常常失误,也觉得自己高明。人生的大境界,恐怕多半还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之外呢。
        上述二位,都是在人生舞台的另外一边,才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哪怕只有片刻。
        这不是消极避世,而是更高境界的入世。
       人生感悟,多由距离而出。我们觉得自己高明,那是站在观众席上;成了演员,就只有照路数忙活的份儿了。对多数人而言,只有事过境迁,尘埃落定,才能沧桑与悔恨齐飞,感悟共悠思一色。此刻的人生,因为进入某种博大的境界而分外曼妙,可这种状态多半要到日薄西山、甚至奄奄一息之际方才浮现,人生也因此而越发显得残酷。
        然而,也有人可以不这样活。上述二位的另类活法,算是幸福有道。虽然谁都无法逃脱,大家都要去做“演员”,但若能时常跳出自设的牢笼,到人生舞台的另外一边,去体验一下喜出望外的感悟,难道不是人生最美的幸事么?懂得领略如此美境的人,即使是走上舞台,做起演员来,也定是另有一番风采呀。
       再深说一层。人生所有的舞台,不都是人自己搭出来的?如果,舞台多了,幸福就少了;我们为何不把那舞台搭得少些呢?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