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飞 :哈佛广场的笛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化随笔
徐 飞 :哈佛广场的笛声
                                                            哈佛广场的笛声
                                                                     徐 飞
        昨天,是离开哈佛整一年的日子。在回国后的匆忙中,时光也毫不客气地同样匆忙流逝着。只是到了这样一个有点象征性的日子,才想起,在安顿新生活的同时,也该整理一下飘浮的思绪。不知怎的,心海里就荡漾起在哈佛广场曾经反复听到过的那曲悠扬凄美的笛声。
        哈佛广场是对英文Harvard Square的翻译。说起哈佛广场,亲历此地者都会说,这也叫广场?的确,一个初到哈佛的中国人,若以哈佛的鼎鼎大名,带着天安门广场的印象来找哈佛广场,一定会迷失在Harvard Square错综的车流当中。环顾四望,不见广场。原来,这是我们中国人和美国人(严格意义上还是英国人)对“广场”一词在理解上的偏差。在中国,叫做广场的地方,大多是有若干足球场大的公共活动场所,比如上海的人民广场,北京的天安门广场等等。既使是将广场借用到建筑物方面,也只有那些雄伟壮观的大厦才有资格冠以××广场的大名。而在深受英国文化影响的波士顿,按照英国人的习惯,凡是三条以上道路交叉的路口,便可叫作Square,翻译成中文,就成了广场。哈佛广场亦是如此得名。由此可见,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不但需要桥梁,更需要舍身其内的精细体味。
        无论如何,哈佛广场又的确是一个人文的海洋,街头随处可见的流浪艺术家总使人高深莫测。常有朋友提醒我,不要小看这些人,没准世界级的大师也会侧身期间。今天回想起来,这些像街头小品般默默展示着的艺人风情,真的构成了我留美生活中挥之不去的深刻回忆。
        在哈佛的日子,无论是盛夏还是隆冬,几乎每次走出哈佛广场的地铁出口,耳边都会传来一个摄人魂魄的旋律。一群看上去像流浪歌手的年轻艺人们,静静地守在街边,专著地演奏着。这是由一种排笛吹奏出的音乐,配以节奏明快的鼓点,乐音彷佛能够渗入人的骨髓,也似乎成为哈佛广场生命的一个部分;乐音更像是在诉说一种天涯海角的苍凉悲怨。在乐音的无形笼罩下,看着周围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们来来往往,慕然觉得地球很小,人生很短;更感受到一种人文精神的慈怀与博大,这就是哈佛广场的海纳百川。这些人衣衫褴褛,不知家在何方,但他们的脸上却异常安祥,从他们的乐器中流淌出的乐音如水银泻地般流进人们的心房。可以看出,把这些音乐传播给各个民族的人民,是他们为之忙碌的神圣理想。有趣的是,这些流浪艺术家们总是将其营垒安扎在距离银行不远的地方,这是波士顿银行在哈佛广场的最大支行,进出银行存款取款的人们也就无时不浸淫在这彷佛来自天边的乐音中。精神与物质,就这样交织着;灵魂与金钱,也就这样比邻着;高贵的和低贱的人们的生命,也同样地在笛声中消逝着。
        行人纷纷,或擦肩而过,或住足聆听,或停下来看一看,听一听,再悄悄走过。给钱的人非常虔诚地往地上的盒子里放点钱,演奏者只用目光表达感谢;不给钱也没关系,尽可以静静地听。在那一刻,投入的演奏者和他们的听众都被这乐音所融化,灵魂与肉体也彷佛悄然地被升华和净化。直到写作本文的时候,我才似乎略有所悟,这一幕之所以令人如此难忘,实在是因为现实的世界已经很难找寻那一刻的平静与和谐。
        人类的智慧在于能够不断创造新的生活方式,而人类的悲哀也恰恰在于时常会被自己所创造的物质力量所湮灭。在到处是机器喧嚣的美利坚,时常聆听这样的乐音,实在是一份难得的警醒与忠告,诚如老子所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矣!(写于1999)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