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飞:忽然想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化随笔
徐 飞:忽然想念


                                                     徐  飞 

    总以为情感需要积聚,所谓日久生情。但有一种情感却非常奇特,初接触时几乎无动于衷,随着时间的过去,却会在某一天重新发现,并从此常常怀念曾经历过的浪漫时间。 
    大约三年前。在德国,参加国际会议。所有代表都被安排在绿林深处的修道院,来自几十个国家的学者天天开会,三五天下来,颇觉乏味。终于一日,会议安排外出参观,才稍稍活跃起来。 
    也就是一个小镇,在当地算古镇,二三百年前的老房子鳞次栉比,与会代表三两成群东游西逛,就这样边走边聊,与同行中的一位法国老人多聊了几句。
    真没料到,已经走过街边小铺好远,老人忽然又折返回去,不一会,乐呵呵拿回一张明信片,说是刚买的,要送我。明信片上是小镇的建筑风光。 
    只好收下,无以为谢。继续和老人边走边聊,还是有一句没一句。老先生是法国巴黎大学资深教授,温文尔雅。说实话,此前接触的欧美人,热情常在最初几句的寒暄中过分洋溢,随之而后,许是文化的不同,又常常会遭遇不经意的漠然,本以为他也如此,于是对老人的热情也没太放心上。 
    回到会上,又开三天,一路无话。 
    散会了,在包里搜罗半天,找出些小礼物回赠老人,算是礼尚往来。依然没往心里去。 
    回国的飞机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又和老人意外相逢。他很快就要到家,我们还要等待过境,时间还多,就在机场商店闲逛。 
    不知何时,发现老人并没离开机场,而是悄悄随着我们,远远地看他在买东西,付款。然后朝我们走来。我们同行两人,一位教授年长,老人送了一本法汉字典,我稍年轻,老人给我买了好几块上等巧克力,让带回家,还特意关照“for your kid(给孩子)”。 
    老人说话很轻却不容分说,像长辈对儿女般温柔,微然一笑,然后转身,离去,不胜优雅。 
    想来当时我们是归国心切,竟也没能细细品味这别具风情的分离时刻。
    时隔三年,闲暇无事偶然想起,才发觉,这真是一个充满人情的浪漫时间。
    回国后,由于忙,也由于老人很古典,连电子邮件也不喜欢用,终于就一直没联系。可三年过去了,依然会在某个宁静夜晚想起老人离去时那略微曲弯的善良背影。 
    因为没联系,又格外显得老人友好的珍贵。写完此文,该把老人地址找出来,给他发张明信片,也还他一个快乐瞬间。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