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飞:认真去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化随笔
徐 飞:认真去死
                                                                认真去死

                                                                     徐  飞

        不记得哪位大学问家说过:每个人从一生下来开始,就在一天天走向死亡。一想还真是的。无论我们站着、坐着还是躺着,眼睛睁着还是闭着,谁都无法阻拦生命个体走向死亡的步伐,它不紧不慢,晃晃悠悠,却步步紧逼;想到这些,不免有几分悲观绝望。面对这一无法回避的生命终结,我们能够抗争的,有两件事。一是生命的自我复制,于是有了恋爱、婚姻、家庭和社会,于是更进一步产生了种种人生的烦恼。烦恼尽管很多,人类仍然乐意这样去做,因为只有繁衍后代,才能使生命得到延续;然而对于每一个具体的生命,还有另外一种延续的办法,那就是提高生存的质量,于是有了读书、学习、工作和娱乐等各种生活的样式。倘若说,活着为什么?简单地说,活着就是为了去死,谁都一样。问题是,我们如何认真去死,使走向死亡的过程变得更加愉快、更有意义、更为积极、更富创意。
        滚滚红尘,潮起潮落中,不知有多少生命个体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向死亡的,就已经匆匆来到了生命的终点。在学校教书,有一个保留作业,总喜欢让学生去做。作业其实非常简单,到图书馆去,站在放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书架前,随便抽出几本,翻翻看看,然后写点心得。每次都会让不少学生大吃一惊。原来我们一直信仰了很多年、自以为非常熟悉的马克思主义,却是如此的博大精深。单就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文字总量,就足以让今天的普通人佩服,文化人汗颜,这还远没有涉及其中的主义和思想。人类的傲慢,往往源于某种无知,就像最熟悉的往往最陌生一样;而更大的可悲却在于对自己无知的浑然不觉。
        由于工作关系,接触一些考古发掘出土的古尸遗骸,我们很难想象这架骷髅当年的香车宝马,富贵荣华,却看到了他或她被定格在生命终点的这副模样;面对一堆残骸,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到,自己这个生命个体,将来不也可能成为后来者观赏的玩意儿么?那么我们生命终点的定格会是怎么一个模样呢?
        事实上,我们走向死亡的每一步,都会浓缩在生命最终的定格中。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崭新的学说,影响了整个世界的文明进程,也留下了众多的著述,他们的生命,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但这个地球上也还有更多的生命,活着的时候不知道享受生命美好的过程,相反却偏偏和自己过不去,争霸斗狠,机关算尽,匆匆忙忙,打打杀杀;或只顾风月良宵,酒醉今朝,一觉醒来,终点却到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本来,有许多优秀的生命,可以有更多的作为,但回头看去,能够像马克思当年一头扎进大英博物馆那样“奢侈挥霍”生命的,千百年来只是人类中最为优秀的分子才偶有所为。他们的个体生命早已消逝,却把走向死亡的过程无限延长——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这些遗产组成了人类文明的全部内涵。
       于是,我们找到了第三种延续生命的方式,那就是在走向死亡的过程中,认真去死。也许你没有多少文化,留不下鸿篇巨制,但却可能给你的孩子留下认真的榜样,没准生命的接力棒在他的手上会因为你的耕耘而辉煌。
       文明的进步,正是因为亿万万生命中的那些认真去死的个体,不断的努力而推动的。   2001/4/6
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哲学教研部
 邮政编码:230026  TEL:0551-63600096